明代文豪王世贞盛赞过的千年古刹(散文)

来源:新华访谈网    作者:凌鼎年    人气:     发布时间: 2021-07-27    

我并不信佛,但对佛很敬畏,去过的寺庙少说也有一两百家,中国的十大寺庙都去过,也写过几家寺庙,着眼点在有无特色,或历史是否久远。

去济南前,原本没有想去寺庙,那天在主办方负责人的陪同下,一天内先后去了老舍故居、李清照故居、辛弃疾故居。回宾馆时,尹主编建议我们再去看一下灵岩寺。我知道寺庙的格局都大同小异,就问:看点是什么?他答曰:宋代彩塑。

我想苏州甪直保圣寺的唐代彩塑,与苏州东山古紫金庵的宋代彩塑我都看过,这可看可不看。但突然想起“天下罗汉二堂半”的说法,依稀记得其中一堂就是济南的灵岩寺。想到此,劲头就来了。去!去了,那“天下罗汉二堂半”我就算看全了,人生乐事也。

车子开到寺庙时,快傍晚五点了,可能疫情关系,游客稀少、香客不多,刚刚关门,只进不出。到门口进不去就太遗憾了,与看门的商量后,他们看在我们三位都是作家的面子上,请示了领导,同意我们买两张票进去。其实,我与刘海涛教授都超过65岁了,可以免票的。算了,不计较这些了。能进,就算上上大吉了。

临时前往,去前没有做功课,对灵岩寺的历史不甚了解,但一进去,看到的柏树、桧树、银杏都是千年以上的树龄,就知道这寺庙乃千年古刹。大雄宝殿、藏经楼、钟楼、僧房都可以重建、翻建,或焕然一新,或整修如旧,唯有老树、古树做不得假,百年就是百年,千年就是千年,是最好的历史见证。

我是来看宋代彩塑的,可惜开放时辰已过,大雄宝殿已铁将军把门,只能从门缝里瞧瞧,里面太黑,隐隐约约,看不真切,但自己安慰自己,也算零距离接触了。据我知道,苏州甪直保圣寺的唐代彩塑系唐开元时杰出的雕塑家杨惠之塑的,他与唐代大画家吴道子齐名;苏州东山古紫金庵的宋代彩塑出自南宋民间雕塑名手雷潮夫妇之手,那么济南灵岩寺的宋代彩塑又是谁的作品呢?问了僧人,也说不出个所以然,只知道其中有32尊彩塑是北宋艺人精心制作的,时在宋治平三年(1066年),他们的名字早淹没于岁月的风风雨雨中了。即可惜,又幸运。作为后人,能在955年后的今天一睹前辈匠人的传世之作,多大的福报,多大的缘分啊。

因为时间关系,我就一个人匆匆去了后山。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座八角九层楼阁式砖塔,俗话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这可是九级浮屠,估计有五六十米高。这塔名辟支塔,是唐塔,是宋塔?有争论,后经专家考证:始建于唐代,重建于宋代。据我了解,在我国,现存的正儿八经的唐塔已凤毛麟角,就算是宋塔,只要是正宗的,也弥足珍贵。我突然想起,宋代建佛塔,有个风气,就是建地宫,灵岩寺在唐宋时乃我国四大名寺之首,说不定地宫中还珍藏着舍利子呢,不知地方志或寺庙志是否有记载?

为了保护这塔,如今不让游客上去了,已围了起来。善男信女在塔的围栏上挂满了祈福的红布条,密密麻麻,鲜红亮眼,竟成一景。

我发现这辟支塔的塔基部分是石雕,数了数,大约有40来块,每块都有不同的浮雕图案,从服饰看,有宋人衣冠,有僧人服饰,有非中原人衣着打扮,有兽身人脸的,有双翅鸟足、人脸人手的,有人神难分的,再看内容,有划船的,有打铁的,有力田的,有送货的,有骑马的,有扛旗的,有打仗的,有耍艺的,有演奏的,有讲道的,有拜佛的,有观礼的,有的在天上,有的在船上,各色人等,栩栩如生,风土人情,赫然在目,世俗化、生活化。有人考证出镌刻的图案,乃古印度孔雀王朝阿育王皈依佛门等故事。我去过印度,看过印度寺庙的木雕、石雕,有几分相似。我不是佛学游记专家,姑且相信专家结论。

一圈下来,我印象最深最难忘的是寺内的古树,譬如始建于唐代,现已毁废的般舟殿前面,有一棵古银杏,估计有千年以上树龄,有意思的不是树龄,而是树分三株,从佛教角度来说,一炷香就是三支,寺前三株一丛香,郁郁葱葱逾千年,这是巧合,还是冥冥之中有定数?最奇特的是在三株古树前,又长出三株新的,看样子也有几十年了,难道树也讲究后继有之?讲究梯队,讲究接班?不可解释,难以解释,我看得目瞪口呆,唯有默默膜拜,合影留念。

还有在辟支塔的右侧,有多棵古树,那树根盘根错节,疙疙瘩瘩,或根抱石,或根包砖,其根裸露地表,高出地面,我注意到树根的一面刀削斧劈般平的,可以推测这树是从石壁或围墙中长出来的,后来石墙、砖墙倒了,拆了,就形成了如此奇观。从这也可看树的生命力之顽强,之旺盛。我曾多次到过山东的不同景点,见识过鲁南山区青檀树发达的根系,在峭壁,在顽石缝里艰难伸展后形成的树根奇观,如果我没有猜错,与辟支塔相映成趣的应该也是青檀树。最抢眼球的是有一棵青檀树,至今长在石墙顶上,其根深扎在石缝里,倔强峥嵘,就像顶着皇冠,成摄影家最爱。

很庆幸灵岩寺的僧人很有审美眼光,没有把这些既不挺拔伟岸,又不亭亭玉立,也不树冠如盖的青檀砍伐了。也许,在有些人眼里,这树,这树根有点丑、有点碍眼,但在艺术家眼里,丑到极致,就是大美,这是一种审丑艺术。这令我想起在柬埔寨小吴哥窟看到的数百年榕树之根包裹石屋的奇景奇观,后来成了多少画家、摄影家、作家、诗人的素材啊。

寺庙的僧人见我三人看得认真,就热情地指着树坛的两棵树说:这是有名的“柏柿如意”。上前一看,果然奇特,一棵千年以上的古柏,其侧长出一棵柿子树来,相依相偎,互敬互爱,夫妻树?母子树?为讨好口彩,被寓意、谐音为“百事如意”。这迎合了寻常百姓、普通香客趋吉化凶的心理,那柏树与柿树主干都缠满了祈福的红布条。

后山还有古柏抱石,说是至少400年了,那石头估摸着有几千斤重,不知是山上滚落下来时,正好卡在树杈中,还是被树顶上去的,大自然的神奇,大自然的魅力,寺庙里处处可见。即便皇帝老儿也吃惊了,故而乾隆皇帝写了“树抱石为胎,泉飞峡成调。”可惜,我们来不及去看了,只能失之交臂,下次再来了。

因为天色已晚,我们无暇细看,不得不告别。此时的寺庙内,只有三三两两僧人的身影,快晚课的时辰了,有点马致远笔下“枯藤、老树、昏鸦……夕阳西下”的意境,暮鼓青灯,香火黯然于晚霞,喧闹渐归于寂静,耶稣光中,站在残碑断石边,瞧着破墙残垣,可以想象当年的辉煌,是的,那些老树,那些庙基,那些经幢,那些磨得锃光发亮的石阶,无不昭示、透露着百年前、千年前曾经的繁华与红火。

灵岩寺自唐代起就与浙江国清寺、南京栖霞寺、湖北玉泉寺并称为海内四大名刹。难怪明代大文豪王世贞撰文写道“灵岩是泰山背最幽绝处,游泰山不至灵岩不成游也”。王世贞祖籍山东琅琊,是我家乡太仓人,他是明代文坛“后七子”领袖,看到王世贞的赞美语,倍感情切。

同去的尹利华告知:灵岩寺的位置系泰山支脉,乃文化遗产泰山的一部分,是吗是吗?我曾经四上泰山,似乎很骄傲,却从未到过灵岩寺,自己给自己一个差评。

我在想灵岩寺的位置有点尴尬,处在济南与泰山中间,去济南的往往奔大明湖、趵突泉了,去泰安的或登岱顶或进岱庙,也就忽略了灵岩寺。不过始建于东晋的灵岩寺,距今1600多年的历史,能保存下来,也算奇迹。据说解放后因为成了解放军驻地,才因此逃过一劫。老话说“天下名山僧占多”,后来又有“天下名山军占多”的说法,但因此保存了千年古刹,还是要说声“阿弥陀佛!”

最后,我想说的,去济南,去泰山的,千万不要忘了去灵岩寺,值得去,太值得去!千年古刹,底蕴丰厚,石刻浮雕,佛界一绝,宋代彩塑,华夏隗宝,古树名木,天下少有,禅机禅理,终生受益。

责任编辑: 文乐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公告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 加盟我们 | 会员中心 | 人员查询

运营机构:淮安市中访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法律顾问:江苏六仁律师事务所 郭继  苏公网安备 32080302000082号  苏ICP备17035845号-1

版权所有:淮安市中访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地 址:南京市江宁区上元大街313号  百度信誉认证主体识别码:BDV-530364954 网站可信认证联盟编号:603190110037519911274

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1320811MA1UXYHY5E  广告审查员注册号:广审字(苏)H038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83 6077 4478   对外服务:访谈 直播 广告 展会 无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