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啸寒:坚守与反抗十年个特经验

来源:新华访谈网    作者:鬼啸寒    人气:    发布时间:2018-09-30    

对抗是基于已经发生的现场进行着某种亚处理和梳理,而反抗,似乎就是一种精神风向及恒定标杆,它是一种先锋前阔的及早等待和事情发展之扩的推动。所以,用反抗,更能较大折射思想深广度,也能体现一种前倾的时代步伐,而不是对待或等待某一特定事件的发生,这貌似一种行进的进行时。思想如是,诗歌如是。乔治.奥威尔说了一句我不热爱但喜欢的话:除了思想,还有什么。确实,引用下,在思想停滞时,我想用一句话来描述我的心境,甚为妥帖。那就是除了诗歌,还有什么更值得热爱。

90后已快进入30年华,而创作似乎也先后踏入了10年诗龄,除却早慧型。而这10年似乎也是天赋炸裂爆发时期,这就恰如一个代际时代,90后仍然年轻着。我自2008年开始创作,迄今已是10年。这10年里,历尽各种心酸,望透自己梦想的事实,还是没有走出或者说只是差不多走出了不一样的一片天。这10年里,两度辍学,一次休学,流浪漂泊,皆为诗歌,像一面旗一样的坚持和投入。长久的投入使我获得某种质感。在想象和推测中,这10年先后看遇见了许多……,诸如自己二十七八岁时是什么样子,会找到一个理想的工作么?如果一直不剪头发刮胡须(甚至怀疑根本不会长出那些看见就让人讨厌的胡子),又会长多长?会在下一批我们这个沿中阶段有一本畅销小说进入书城么等。然而这漫长的10年猝不及防就到了身边,像一位会盾墙术的人带你实现穿墙功夫时却忘了带点什么重要的等待。如今28了,还是无业;陈楚生拿快男冠军赛已过去十年;想把那首诗中构思的事情兑现已有10年;订的文学杂志期号已过10年;忽然回首,贴在卧室里的都市报离刊出也快有10年;手淫也有11年史。还有更多正在发生着的,也如数快到或已过这周期,所以我要反抗。反抗这十年以来持续存在持续罪过持续爆破的经验,个特经验。幸好,面对的是诗歌,这一切自在自如的经验,怎么反抗。这一切抹杀创造力的思维,又该怎样灭破和灭泯。我想,“坚守和反抗十年个特经验”这访谈就极为完达的重要了。也许这真就是“一篇访谈燃遍全球灵魂”。

 访谈参照了《花开有声--沿河90后诗选》《21世纪贵州诗歌档案(贵州90后诗选)》及网上的中国90后层面诗选等的助推与发展。简单了些却极为成功,当然也有微小的不快。好在仍然还在坚持创作的诗友仍然火热,后劲十足,精神狂烈。这给人极大的促进,我需要此在的襟怀。正如评论家霍俊明言之,我可是天生的先锋派、自我获启的天才以及公知(特立独行的思想者),这在我十年创作初期、后期及至一开始极为符合。对经验的某种憎恨亦然强烈并试着逃离,逃离这苦海的无边之匐。当然,也有永不妥协永不退让的坚持和跨步,因为正如T.S.艾略特所说,这“不是一代而是许多代人的经验”。

访谈很有创新形式和创造力思维,在每个问题的前面加上问答标题的新颖,而参与人数又按7654321排列连贯起来,加之所问问题涉及“退稿”“民刊”,天才,“文学现象”“先锋性”“坚守”及“经验”等。给人一份关注的满意答卷和长久震奋。

 当然不快的又是人性的可恶使然和变化让人无法释然。比如个别计划内未参与者的一些愚昧和失守。有的人问起一些连自己都无法说出口而又说出口的问题,我只能说,好端端的问题在那,你还担心忧虑什么,简赅之,文本重要,还是活动重要。又一人却因“身份”又对访谈出了各种推延,“身份”重要么,忘了最初的梦想,然而浑噩的走着的人,还在乎起这个问题了。当我说这是政治任务和军法的时候,他来劲了。然而文学呢。诗歌呢。践踏多么卑贱。而且有些人不阅读欧美如特拉克尔的作品,对于有相同经历却无时代对应时我们是不是应该俨然放弃而无精神底线,还在写着碎碎念,今天“我的班长”歌完了,明天又颂“我的连长”。最可笑的是,近期某刊还编了期内“军旅诗歌专辑”,这难道是我们的90后会拿枪了?还是我们的编辑被枪逼着发的。可悲可耻。所至,唯灵魂深度与精神向度,唯自由恣肆与批判剖析可崇尚。

娱乐界有个现象,唱而优则演,演而优则导。诗歌呢?我或许是独而优则写,写而优则编。至于导,我想是不会了,尽管曾做过记者,累积了经验,这份兴趣与爱好似乎与多栖无关,可叹的是随着发展与思考,这人类变革的种种面临,思想的种种坚持与洗礼,需要多大的勇气去追寻探索和抉择。曾经听说一句网友的话,思想随体制的变化而改变,这是多么可危,曾感觉这猪也有可能成国家的保护动物。比如有一天猪被某种病毒感染了,全面禁养,这不会灭绝么,而恰好有几只逃走的猪抵抗力强,在这场运动里活了下来,人们又很少遇见,加之流言说猪曾经给人们许多肉吃,油吃,人们又提倡某种感恩与爱心,那成保护动物定不是难事,就看繁育了。人,终究在干什么,我想有底,超越和底线或者说某种意识形态的个个击破很重要,当然亦可完全无关。而是凭借天赋!而我庆幸的,正如韩寒歌曲《最差的时光》所言:“带我走,世界的尽头” ——庆幸还有诗歌。     

作者简介:

鬼啸寒:男,原名杨伟,土家族,90后,祖籍四川酉阳,贵州沿河人。人称“诗神绿精灵怪物”,别名地头、耗子、杨三毛,自称天才、活佛、通灵者。高中两度辍学,大学休学一次。作品见《诗选刊》《中国诗歌》《民族文学》《山东文学》《贵州都市报》《西北军事文学》等。入选《2012年自便诗年选》《2017年自便诗年选》《21世纪贵州诗歌档案(贵州90后诗选)》等。被网络评为“2010年度中国90后十大先锋诗人排行榜”之一,被自媒体评为“新世纪贵州十佳90后诗人”之一。民刊《地头蛇》主编。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新华访谈网无关。其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网友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责任编辑:李将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广告报价 | 服务协议 | 联系我们 | 加盟我们 | 会员中心 | 人员查询

主办单位:江苏中访文化新媒体中心  法律顾问:江苏六仁律师事务所 郭继  苏公网安备 32080302000082号  苏ICP备17035845号-1

百度信誉认证主体识别码:BDV-530364954 网站可信认证联盟编号:296180124033205448479 版权所有:新华访谈网  对外服务:访谈 直播 广告 展会 无线

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1320803MA1MUT9T6H  商标注册申请号:32218085  监督电话:18351880246

   知道创宇云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