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向平小说:沉沦

来源:新华访谈网    作者:施向平    人气:    发布时间:2018-09-30    

他无数次看月亮,蓝色的,那是大海映蓝的;他无数次亲吻故乡的泥土,香甜的,那是乡愁浸泡的。人世沧桑,他在人生沉浮中窥见到人的灵魂深处。

中秋节晚上,圆圆的月亮挂在天空,凉爽的晚风吹拂着。马旺母亲在门前的小桌子上放上菱角、藕和自家做的米面饼,然后烧香敬月亮。敬过月亮之后,马旺端上一盆鸭肉,一家人聚拢来吃晚餐。父亲马权倒了一碗酒,妻子拉过七岁的女儿,一起吃月饼,其乐融融。马旺的心里却很不平静,他准备明天同人家签合同,外出当海员,要有很长一段时间不能和家人团圆。

吃完晚饭,他收拾好桌子,然后同家人就当海员一事商量开了。母亲开始反对,但父亲认为做得对,一来摆脱家里贫困,二来外去长长见识。妻子宗慧不吭声,她心里表示支持,希望他多苦些钱回来。

母亲仍然不同意:“旺儿也没出去过,这媳妇、孙女怎么办?”

父亲斥责道:“庄子上跟他一起高中毕业的,二强子、小桃子考上大学在深圳上班,小飞子在上海开车子,人家多有出息,你就让旺儿一辈子在家种这三亩地啊!”

母亲默然了。没过几天,马旺出发了,他看了看门前的结满柿子的柿子树,和菜园子长着的一行盛开的鸡冠花,又从妻子身边抱过女儿,在小脸蛋上亲了又亲,一再嘱咐妻子要带好孩子。

父亲追了去,递上一包泥土说道:“旺儿,带上它,你长期在海上想家的时候就看看它吧!”

马旺接过来,揣进了怀里,深情地望着父亲:“爸,你要多多保重!”

马旺来到海员公司里经过简单的培训很快上船了。

他第一次见到大海,一片慰蓝色,辽阔无比,开始风平浪静,感到大海很温柔,当涨潮时,只听得“呼呼”的恕吼声,这时才感到到大海有巨大的无穷无尽的力量,这时才觉得自己在大海面前的弱小。

他在船上做些杂务,搬搬货物,打扫船舱。尽管在船上经常和伙伴们打打牌,喝喝酒,吃吃海鲜,日子过得不错,但他时常想起父母和妻儿,心头笼罩着乡愁。

多少个夜晚,他站在船甲板上,眺望着月亮,眺望着家乡,并在心头掠过种种不祥的预感。

一天又是一天,他看到的是大海,还是大海,眼睛被大海染蓝了。他多想看到家乡的桃花、菊花还有金黄的稻子。一月又是一月,又是中秋节了,同伴们一个个用酒灌醉自己。他独自站在甲板上,眺望着天空的月亮,他突然发觉月亮变成了蓝色,散发着蓝色的光。

大船经常驶到日本、韩国和香港的港口,有时也驶到泰国港口。快两年了,不久就可以同家人团聚了,他已急不可待想起回到家人的身边。

这一天,大船驶进了南海,经马来西亚,遇到了强风暴,大船晃来晃去。马旺随即拿过救身衣穿上,爬出船仓。因风力过大,船被海浪覆盖,他被卷入到大海之中。

马旺当了海员之后,妻子宗慧经常做家务,大忙时,忙的不可开交。后来丈夫那边寄钱回来了,她有了钱便变懒了,买了金耳坠,金项链,经常到街上打麻将。

她在麻将桌上认识了刘二。刘二坐过牢又离过婚,是个街头小混混。在刘二的百般纠缠下,她同刘二有了关系,从此两人密切的交往,经常住在一起。

马旺上船快两年了,就要回来了,父母盼着儿子回来,急切的等待着。

一天,乡里通知他家人,马旺在船上遭强风暴,船沉了。宗慧听此消息后,带着相关证件,到船务公司要赔偿去了,要了十万元赔偿款回来。马旺的父母找到宗慧索要赔偿款,宗慧就是不给,在乡政府的协调下才给了马旺父母两万元。

不久,宗慧带着女儿正式改嫁刘二,和刘二办理了隆重的婚礼。

儿子没了,只得到两万元,老俩口时常伤心地哭泣,但日子还是要过,互相安慰。由于马旺母亲伤心和辛劳得了肾病,很快将两万元花得所剩无几。

大忙时,马旺父亲像老牛一样辛苦,拖把、推粪,母亲总是叹息,总是念叨着:“要是旺儿不出海就好了,咱家也不会像这样子。”

马旺的父亲也后悔了,流下痛苦的眼泪。

 

马旺穿着救身衣在海里飘着,一个浪头将他掀沉,一个浪头又将他托起。他已喝了不少海水,望着蓝蓝的天,多么渴望被人救起。他想到了父母,想到了妻子、女儿,便有了力量,顽强地挣扎着。

他飘着,面前出现了一片海藻,实在饿了就啃食海藻的嫩叶。他已筋疲力尽,这时身边又出现密密麻麻的沙丁鱼,他闭上眼睛,心想这下完了,要被鱼吃掉了。然而这些鱼儿一阵风游走了,他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风浪渐渐的小了,天色渐晚,他几乎不抱希望了,已坚持了将近一天,这一夜很难坚持了。他望着天上的晚霞,此时使觉得生命是多么徇丽灿烂!

就在失望的时候,他听到远处传来响声,是行船的声音,激动起来,祈祷船朝他这边驶来。船真的朝他这边驶来了,船上先发现了红点,渐渐地发现了他,将他救上船。

他感到万分庆幸,庆幸自己得救了。船上有两位是中国人,其他几位是外国人,他渐渐知道这是条黑船,从事走私活动。从此他身不由己,被逼入伙,在大海上漂泊。一年又是一年,他思念着家乡。他一次次地打开父亲临别是送的一个小包,先是热烈地亲吻,然后用舌头舔,渐渐感到很甜很香。这是家乡的泥土,这是包含父亲浓浓情感的泥土,这是自己的根啊!

十二年之后,马旺辗转回到了家乡。这又是一个中秋佳节,眼前的一切他觉得是多么美好,多么亲切,水泥路全铺上了,房子大都变成了楼房。河水清清的,多想像童年时一样下去游上一阵子。到了傍晚,他来到了马家庄,发现一排子人家尽是楼房,只有他家还是瓦房,还是从前的瓦房子,心里不由掠过一丝寒意。

他径直到了家里,见爸爸、妈妈正忙着用月饼、菱角等敬月亮,一下跪倒在小桌子前:“爸、妈,旺儿回来了!”

老俩口惊呆了,母亲上前拉起他的膀子:“你真是旺儿吗?”

“是的,我是旺儿!”

父亲这时冲上前,将他抱住,老泪纵横:“你可回来啦,我可又有了天啦!”

“宗慧和小云呢?”马旺此时又寻找妻子和女儿。父亲不想让他立即知道伤心的事儿,对他说:“他们上亲戚家去了!”

庄子上的人也围过来了,有人问起他:“你不是在船上遇难了吗?”

他于是向人们解释道:“我被人救起,后来头儿被抓,才被放回来。”

有的人直摇头,私下议论:“嗯,做牢回来了的,没什么出息!”

父母不管这些,他们杀鸡,重新做饭做菜。

饭桌上,马旺望着父亲,只见他头发落成个秃顶,脸变黑了,皱纹变深了;再看看母亲,脸庞瘦得变小了,头发全白了。他咬过一只月饼,眼泪下来了:“爸、妈,这些年你们受苦了,我对不住你们!”

母亲含泪微笑着:“儿啊,你能大难不死,熬过来也是多么不容易啊!”

老俩口本来空荡荡的心现在实在多子。

父亲喝了几杯酒,点起一支烟,说:“明天,我们把家里的亲戚朋友找来吃饭,一则为你接风,一则借点钱,把房子修理修理。”

母亲插话了:“再让人为你提个亲!”

“提个亲?提什么亲?”马旺不解地问道。

父亲见瞒不过,便将宗慧的事情一五一十地讲了。

马旺气得直拍桌子。母亲劝慰道:“事情已过去了,算了,咱们重找个比她好的。”

父亲一早放了鞭炮,出去邀请亲朋好友了,母亲也早早地忙中饭了。马旺起身后,门前屋后转悠着,柿子树还在,只是变老变粗了,仍结满了橙黄的果实,鸡冠花还是在菜园边成排地开放着。

中午,客人来了,本准备两桌的,只到了一桌。几位舅舅因听说马旺是坐牢回来的,推托有事不肯来了。

酒桌上,马旺一一敬客人们的酒,客人们有的念酒,有的念菜,东扯西拉地谈话,根本没把马旺放在眼里。

等客人酒足饭饱,父亲给各人递了香烟,先向大姨夫开口借钱。大姨夫做粮食生意,很有钱,但他摇头摇头:“我手头很空,就是样子好看!”

父亲又向二姨夫开口,二姨夫摇摇头,笑了笑说:“暂时没钱,以后再说吧!”

又向小姨夫开口,小姨夫是个瓦匠头子,人们称他王老板,他借着酒兴,骂开了:“妈的,有本事自己去挣,借什么?”

父亲被泼了一头冷水,大家不欢而散。

客人走后,父亲坐在屋里,抽着烟生闷气。母亲开口了:“旺儿,记着,这些就是亲朋好友,有哪个在困难时候帮你?当年我们受刘二那样欺负,有谁敢站出来的?算了,只当我们不认识他们!”

阿旺没有言语,只是忍不住要发笑。

天下雨了,中午马旺打着雨伞来到了刘二家。

刘二和宗慧正在喝酒,见到马旺,既没让吃饭喝酒,又没让坐,一句客气话也没有。他们早已知道马旺回来了,估计马旺会来闹事要钱。

马旺自己拿过凳子坐了下来。宗慧还没等他坐稳,上前拖过凳子,恶狠狠地说道:“你给我滚,坐了这么多年的牢还有脸来找我!”

马旺声辩道:“你怎么这么贱啦,你对得起我们家吗?”

这时刘二拿起酒瓶就朝马旺砸了过来,马旺用手挡开了,手背上顿时冒出了一个大肿块。刘二仍不甘心,他脱去背心,背上露出老虎纹身,气势汹汹地要去拿刀。

正在这时,女儿小云从看客中挤进屋里,冲上前向刘二喝道:“你发什么酒疯,要杀先杀我!我死了做鬼也要将你杀死!”

刘二这才住了手。

小云问宗慧:“妈,这是怎么回事?”

“这个忘恩负义的,当时丢下我们母女俩不管,外出到海上去,现在坐牢回来,还骂我贱,打死也活该!”宗慧强辩道。

小云转过脸,望着马旺:“你就是我马家庄那边的父亲?”

马旺点了点头。

小云哭了,一头扑到马旺的怀里问道:“爸,你在海上也没死,怎么不早点回来?”

哭完了,她擦了擦眼泪说:“爸,你没吃饭吧?我带你到小吃店去!”

马旺跟在她后面走出了屋子。

小云将父亲带到了街上的一家小吃店,向老板招呼一声,然后说:“爸,这些年你在外面一定受苦了,没什么好的吃,你想吃什么就点什么。”

“好吧,平桥豆腐,朱桥甲鱼,就这两样!”马旺也没客气,点了两个地方名菜。

两人坐下吃饭了,马旺问道:“云儿,你没上学吗?钱是哪来的?”

“高中毕业,上不起自费大学,到工厂上班了,现在我有工资了!”

“云儿,你不恨爸爸这些年没有照顾你?”

“恨又有什么用?你毕竟是我的亲爸爸,毕竟来找我了!”

“你不想知道爸爸这些年到底在做什么?”

“不想,但我想以后你会是个好爸爸!”

“孩子,再拿一瓶好酒来,让爸爸慢慢地向你说来,你会高兴的!”

小云惊异地望着父亲,去柜台拿了一瓶好酒,打开来为父亲倒了一大碗。

马旺喝了一大口,然后微笑着说道:“云儿,爸爸现在是个很有钱的人,有五千万!”

“爸,你才喝一口酒就醉啦?”

“爸没醉,爸爸在那次沉船后,穿着救身衣在海面飘了将近一天,后被一个走私船救起。这伙人收留了我,但不许同家人联系,不许我逃跑。这些人做的尽是大买卖。一晃就是十年,这十年我是多么想念家人,多么想回家啊,可是不能,身不由己!”马旺的眼睛潮湿了。

“爸,你不要伤心,你是怎么回来的呢?”

“我能回来,是因为头目被抓了,大家分了钱财散伙。我先从海上到了香港,在香港混了一些日子现在回来了。”说着,他拿出了香港护照给女儿看,然后同女儿开玩笑说:“女儿啊,我现在可是个港商啊!”

这时女儿拿过一个碗倒了些酒:“爸,你是个好爸爸,我敬你酒!”说着猛喝了一口,开心地笑了。

离开了小吃店,马旺嘱咐道:“云儿,你暂时保密,到厂里收拾收拾,明天跟我外去跑跑!”

这天,马旺来到了镇政府,本想联系看看投资什么,当他坐进镇长办公室,主意变了。陈镇长对他不屑一顾,喝自己的茶,抽自己的烟,然后耍着官腔问道:“你有什么事?”

“没事!”马旺转身走开了。他在政府院子里,又寻问书记,人们告诉他花池边走着的便是林书记。

他走上前,向林书记打招呼,书记没有吭声,他向书记介绍道:“我是马家庄的,叫马旺!”

林书记脚步停都没停,径直朝前走了。

他感到异常的尴尬。他一气之下,叫来女儿,直接赶往市招商局,提出要以女儿小云的名义,投资四千万元搞项目。招商局立即将这一消息向市长作了汇报,市长亲自接待他,并将他安置到宾馆住下。

马旺的项目筹备办公室很快成立了,市长亲自帮办。

小云在筹备办公室忙上忙下。小云办大厂了,风声很快传到了地方。家乡人议论纷纷,都说小云傍上什么大款老板,成了亿万富翁,凡是沾上亲的都想去找小云了。

这里的陈镇长、林书记得到此信息,立即叫来马家庄的村书记,首先狠狠的批评了一通:“现在上上下下都在招商引资,我们镇在这一块压力很大,这么大的信息你都不知道,还招什么商?”接着又带着他去市里拜访小云。

他们一行乘坐小轿车,来到了市里,找到了小云的项目筹备办公室。

小云热情地接待了他们,让服务人员为他们倒茶,自己亲自递烟。

林书记脸上总是挂着笑容,显得很憨厚的样子,见小云坐到办公桌前,便开口自我介绍了一番。

小云没有言语,林书记这时脸上显出似笑非笑的样子,然后向村支记使了个眼色。村书记也憨笑着说道:“小云,呵,现在该称你老板了,我是马家庄村书记,同你老家是前后庄子,我经常同你爹谈谈玩玩的,这次来,想请你支持我们家乡的发展,看能不能到家乡建个厂什么的,哪怕是百十万的项目也行。”

小云被他们的精神和诚意所感动,爽快的答应:“我一定向我们的老总争取。”

这时林书记憨笑着说道:“能请你向老总介绍一下,给我们引荐引荐!”

“好!”说着小云将他们带进父亲的办公室。

马旺见来了客人,立即上前递烟。

林书记、陈镇长当见到马旺时,憨厚的笑不见了,那脸色要有多难堪就有多难堪。

马旺见他们先是一愣,再看看他们的窘态,心里不觉感到好笑。

林书记、陈镇长坐了一会,都不知道要说什么,赶快告辞。

在回来的车上,林书记、陈镇长各自心里都有数,都不好说什么。

马家庄出了个大富翁,消息传开了,多少沾亲带故的都想攀附。小姨夫王老板听到了这个消息,心里直恨自己,恨自己嘴快,恨自己没肯借钱。他妻子以为他不知道此消息,乐滋滋地告诉他,并对他说:“他爸啊,那旺儿是个大富翁,现在要做大项目,你也去找找他,他快个嘴,够咱们苦一辈子呢!”

王老板板着脸:“要找,你找去!”

“怎么啦?你是他姨夫去找他怕什么?”妻子不解地问。

王老板说出那次吃饭的情形,妻子将他大骂了一顿。

宗慧和刘二也知道了这些,两人斗了一会儿嘴,然后大吵一通,最后刘二说道:“只要你弄到五十万钱给我,我就同意离婚!”

“行,我明天就去找他!”宗慧说道。

宗慧刻意打扮了一番,头发花了一百多元,染成了金黄色,来到了马旺这里。马旺同她见面了,看着她,强压住心头的怒火问:“有什么事吗?”

这时,宗慧朝自己脸上猛打了几个耳光,然后嚎啕大哭:“旺,我对不起你,我不是人,可我也是被逼的,被刘二逼成这个样子的。我现在坚决要跟他离婚,求求你,让我回到你身边,看在咱俩以前恩爱夫妻的份上,看在女儿小云的份上,你留下我吧!”

马旺仔细地打量她,再也找不到以前那种女性的纯真、恬美,完全是一个泼妇,是一个刁蛮之人,犹豫一下,然后挥挥手说:“你走吧!”(此文发表于《短小说》杂志)

作者简介:施向平:《短小说》杂志副主编、中国散文学会会员、江苏省作协会员、淮安区作协副主席,毕业于淮安师范学院中文系、鲁迅文学院第九届网络作家班,现在淮安区区委机关工作。从事业余创作三十多年,先后在《小说选刊》、《散文》、《雨花》、《短小说》等全国和省市报刊发表小说、散文三百多篇,并在《铁军》副刊等连载长篇小说,荣获中国小说学会“中国当代小说奖”、首届袁鹰文学奖、淮安市文联两届重点题材作品等。先后由百花文艺出版社出版散文集《一盆无名草》,作家出版社出版小说和散文合集《乡村纪事》,新华出版社出版短篇小说集《人间奇缘》,江苏文艺出版社出版长篇小说《车桥战役》,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出版长篇小说《铁血淮宝》、《烽火线上的月月红》等。

责任编辑:李将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广告报价 | 服务协议 | 联系我们 | 加盟我们 | 会员中心 | 人员查询

主办单位:江苏中访文化新媒体中心  法律顾问:江苏六仁律师事务所 郭继  苏公网安备 32080302000082号  苏ICP备17035845号-1

百度信誉认证主体识别码:BDV-530364954 网站可信认证联盟编号:296180124033205448479 版权所有:新华访谈网  对外服务:访谈 直播 广告 展会 无线

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1320803MA1MUT9T6H  商标注册申请号:32218085  监督电话:18351880246

   知道创宇云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