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作家斯文:永远的祝福

来源:新华访谈网    作者:李将    人气:    发布时间:2018-07-11    

作者简介:

斯文,青年作家、诗人,江苏淮安人。自幼酷爱文学,中学时期开始发表文学作品,至今已在《诗歌地理》《少年文摘》《新课程报》《名城绘》《北极光》等报刊发表文章40余万字,并有作品入选《民间的忧伤》《我的青春谁做主》等作品选集。其个人事迹曾受到人民网、中国网、中华网、凤凰网、腾讯网、淮海商报、淮安人民广播电台等几十家国内及地方主流媒体报道,并多次获得全国性征文比赛奖项。现为江苏省作协会员,淮安市文联签约作家,已出版文学作品集《青春下的独白》、诗集《花香一瓣》等。

短篇小说赏析:永远的祝福

天啊!真没想到——我们的沈老师竟然在教室里喷了一大口血,然后昏倒了。同学们见到这一惊心动魄的场面之后,所做出的反应可谓千姿百态、千奇百怪。有的手足无措,有的失声惊叫,有的毛骨悚然,也有的目瞪口呆——最典型的就是我。想想当你最尊敬、最热爱的老师突然在你面前吐了一大口红通通的鲜血,然后昏倒在地时,你的感觉是怎样的呢?别人我不知道,但我自己当时的确是傻了,就像武侠小说里被别人点了穴道一样,变得瞠目结舌、不知所措。还是副班长李小梅机灵,她原先也是一怔,但几秒钟后突然就像是意识到什么似的,拔腿就往教室外跑。开始我们以为她是受了刺激,神经错乱,腿脚不受控制从而自由行使。后来才知道不是,因为几分钟后她带来了李老师——也就是沈老师的老伴。李老师看到吐血过后昏倒在地的沈老师,他的整个脸都发青了,我刚才的表情和他现在的表情相比,简直是小巫见大巫!

见到李老师来了,大家都怔怔地望着他,意思是问他该怎么办?只见李老师立刻调头马不停蹄地向校长室跑去,抓起那部整个学校唯一的电话,迅速呼叫救呼车。告诉对方地址后,他又马不停蹄地跑回教室,抱起昏死过去的沈老师再马不停蹄地向学校门口奔去。路边的行人看见带着焦急表情的李老师抱着沈老师都感到奇怪。于是他们一个个都停了下来,然后都非常关切的问李老师要不要帮忙。李老师总是严肃地摇了摇头。十几分钟后,救护车来了,李老师抱着昏死过去的沈老师消失在人群中……  

沈老师吐血的事很快地传开了。我们学校的王校长闻讯后也火速地赶来问我沈老师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因为王校长不仅是沈老师的领导,也是她早年的学生。由于我是班长(其实是名存实亡的班长),是班级的最高领导人,最具代表性,所以他单独问我。于是我将事情的经过都一五一十地告诉了他。他听后又飞速地向医院赶去,临走前还说让我们不要担心,他会带来沈老师的消息的。

那一天,班级里的每一位同学都没心思上课。有的同学都大声嚎啕起来了,特别是李小梅,哭哭啼啼地拽着我衣袖说:“秦俊,如果沈老师死了怎么办?我们会不会换别的老师?我可不希望沈老师死,我不要……我不要……”男人最怕女人一哭二闹三上吊,现在李小梅已经一哭二闹了,我要防止她再上吊。于是我镇定地发出了我做班长以来的第一个命令:“别哭啦!——吕宾,你去打水!开龙,你去拿抹布!陈真,你去找拖把!你们把这血迹擦干,其他人看书!”这些男生见我作为班长平时却都听副班长李小梅的,所以都觉得在女生面前矮了一截,导致了班级里曾出现“阴盛阳衰”的现象。现在我威力发作,而且一发就把李小梅吓得都不敢作声了,事后他们称这为“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就这样,班级安稳了一段时间。大家安静的看书,没有什么异常,只有几个女生还在小声抽泣。其实我也在哭,俗话说:男儿有泪不轻弹。但那是骗人的,不流眼泪的人根本算不上是人,顶多算作机器人。我哭是一种无声的哭,只有泪水,没有抽泣声。李小梅说我是冷血动物,对沈老师一点都不关心。那是错误的,谁说我不关心沈老师,我现在就恨不得能飞到医院,时时刻刻寸步不离地陪伴着她。但我知道只有管理好班级的秩序才是我此时唯一能为沈老师做的!

几个小时后,王校长带着一脸的哀伤和难过回来了。同学们见到王校长回来了,都扔掉书本一下子从座位上跳了下来,一股脑儿地向王校长蜂拥而去,人群密得针都插不进去,其中有开门见山的:“王校长,沈老师到底怎么样了?”也有未卜先知的:“王校长,沈老师是不是死了?”还有展望未来的:“王校长,我们以后该怎么办?”大家拉着、拽着、拖着王校长,以求得他的回答。王校长挥了挥手,意思是叫同学们先回到各自的座位上去。同学们又迅速回到各自座位上,顿时教室里变得鸭雀无声,安静的连一根针掉在地上都能听见,只可惜当时并没有针。

只听见校长艰难得吐出几个字:“走了……走了……”大家都重复这几个字,然后都面面相觑,感到莫名其妙。我知道王校长所说地“走了”是什么意思,但我却不忍心说出来,怕伤了同学门的心。可是李小梅却毫无顾忌的喊了出来:“死了!沈老师死了……”她这一喊,后面的许多同学都此起彼伏地积极响应。一时间,班里哭声一片。王校长怕大家伤心不已,忙对我挤眉弄眼,我想祸是李小梅闯出来的,当然是叫李小梅去摆平,这就是“解铃还须系铃人”的道理。李小梅知道我的意思,于是她又掉头对大家大叫道:“不要哭了!大家都不要哭了!如果让沈老师知道了,会生气的!”这话没错,但却起到了反效果,大家哭得更厉害了,一时间班里乱成一团,不可收拾。王校长为阻止哭闹声,又继续说:“同学们,不要难过了,现在你们李老师已经将沈老师的遗体带回家了。我知道你们和沈老师的感情深笃,所以明天沈老师的葬礼将会派你们班两位代表去参加,我看就班长秦俊和副班长李小梅吧!”

“凭什么?”

“为什么不让我们去?”

……

王校长的话引起了公(共)愤,而同学们也有要将我和李小梅大卸八块之势。我和李小梅都望着王校长,可是王校长只是摆了摆手,然后又一脸疲惫地离开了。

第二天一大早,我和李小梅一起来到学校。刚走进大门,就远远地看到许多同学站在教室门口。他们手中拿着东西,有香烟、水果、鸡蛋……我和李小梅面面相觑,不解其意。他们看到了我们一个个都围了上来。我心里感到诧异:“昨天还对我们凶神恶煞的,今天怎么这么和气?”正当我百思不得其解时,一个女生冲上来对我说:“班长,昨天是我们不对,今天我们向你道歉,这——”她说着将手里的鸡蛋篮塞进我的手里,我以为这是她送给我的道歉礼物,正要叫她不要客气,可她下面的话差点要使我喷血——“这鸡蛋和大家其它的礼物就拜托你和副班长帮我们送给沈——李老师了。”说完其他同学就将手里的烟、酒、水果等物品塞到我和李小梅的手上。我和李小梅极不情愿地接下了他们的“礼物”。就在这会儿,一个女生突然哭了起来,我们忙问其故。她哽着嗓子说:“沈老师真是好老师啊!我之所以能够上学全都是靠沈老师的帮助,可如今她……”其他同学也跟着哭了,我的眼睛也湿润了。是啊!沈老师不仅在学习上给了我们极大的帮助,在生活上对我们也照顾地无微不至。当听说我们班上有同学交不起学费而准备停学时,她从她那少的可怜的薪水里拿出大部分的钱来慷慨解囊,这样的好老师我们再到哪里去找啊!同学们都还小,不能做出惊天动地的大事情来报答沈老师,只能送些薄礼,可这也是同学们的一片心意啊!此时我感到责任重大,便无比光荣地和李小梅拎着同学们的礼物上路了。

沈老师的家离学校比较远。我想沈老师和李老师每天都是披星戴月地来回赶。走了约两个小时,沈老师的家出现在我们眼前。幸亏有李小梅带路,否则我真不相信这路也有走完的时候。沈老师家房子不大,很旧,好像经不起风吹雨打似的。于是我问李小梅:“小梅,你说沈老师家怎么不重盖一幢房子,至少该将旧房子整修整修啊!”李小梅狡黠地对我说:“听说有一位沈老师的学生,是个大富豪,他要给沈老师和李老师盖一幢别墅,可被他们拒绝了。”“为什么?”我既惊讶又好奇地问,只恨这好事没落在我的身上。“天知道!——也许他们与这老房子日久生情难舍难分也说不定!”李小梅刚说天知道自己又变成天了。我们离沈老师家愈来愈近,最后走到沈老师家门口。沈老师家门口有许多花圈,花圈将他家的围墙都堆满了,使得他家远远的看上去像是一个大花圈。他家的门口有许多人,真可谓门庭若市、车水马龙。沈老师家的门被堵得死死的,我和李小梅拎着东西好不容易才挤了进去。冲到院里,里面人更多,比外面挤得更厉害。这时我们才知道,原来门外的人都是被里面的人给挤出来的。幸好王校长发现了我们,立刻去叫了李老师。一会儿李老师从屋里出来了,我们看到他脸色黯淡,鼻子眼角通红,显然已经哭过了。他见到了我们,勉强地笑了笑,并且带着温和而又怜爱地口气责备我们道:“你们也真是的,干吗要来,来就来了,干吗还带这么多东西,也真是的!”于是我们据实回答,说这是同学们送的一点礼物。听到我们的话,他的眼角立即又湿润了,泪珠从他的眼睑一滴一滴慢慢滴下,反射出阳光,衬托着李老师的白发,使李老师的表情变得更加凄凉、黯淡。场面一片安静。最后李小梅打破了这安静,她好奇道:“咦,李老师,怎么沈老师的葬礼会有这么多人参加?”李老师听后,擦干泪水,略为骄傲地说:“哦,他们都是我和你们沈老师的学生。”“啊?——这么多!”我想沈老师和李老师可真是“桃李满天下”呀!李老师又继续解释道,他们有的是富豪,有的是作家,有的是工程师,有的在教育局工作,有的在市公安局工作,也有的做了校长,就比如你们王校长。我一听,感到自己真是有眼不识泰山,没想到,沈老师竟然有这些学生。李老师还说他们中也有平凡无名的,但为了能看到你们沈老师最后一眼,都马不停蹄地从祖国各地赶来,有的甚至从海外飞来……听到这里,我准备哭了,但没想到李小梅竟抢先大哭起来。我气急败坏,想这女人的泪腺真是发达,流泪水跟流自来水没什么区别——我生平第一次感到自己男人没白做!

过了一会儿,人群中响起了一阵鼓掌声。人群中走出一个西装笔挺的中年男子。他慢条斯理而又庄严地走到沈老师的遗体前——沈老师躺在一块大木板上——他从口袋里拿出一张纸,这时我才明白他要演讲。李老师告诉我和李小梅说那位演讲的先生就是他那位在市教育局工作的学生。从李老师的口气里,我们听到了一种值得得意的声音。那位先生讲得的确很动听,当他讲完时台下爆发出了一片热烈地掌声。他讲完后直向我们走来。然后他和李老师聊了起来,只听见那先生说:“李老师!您和沈老师真是好人啊!记得那一年我们初中毕业,我成绩不怎么好;大家毕业典礼上,沈老师说了一句话影响了我的一生,就是那一句话使我从此奋发上进,最后才能做出现在这样的成绩,我难忘啊!”说着说着那先生潸然泪下。

李小梅忙问我:“秦俊,你说沈老师那会儿说了什么话?”

我说我又不是天怎么知道。她让我去问李老师,我刚想问突然见王校长气喘吁吁地跑了过来,满头大汗地说:“秦俊,小梅,忘了告诉你们了,按照程序应该让你们学生代表也作一次演讲,现在时间来不急了,你们俩快商量,到底谁演讲?”我们吓了两跳,让我们这些小毛孩在这么多大人面前从容不迫、毫无拘束地做一回即兴演讲,那简直是天方夜谭、痴心妄想!我对李小梅说:“你文学水平高,还是你去吧?!”她却一反常态,和气地对我说:“不了!不了!沈老师和你感情非常好,况且你又是正班长,于情于理都应该你去呀!”没办法,做班长就必须首当其冲。但我还是犹豫不绝,毕竟是第一次演讲。我望着李老师,李老师心平气和地说:“去吧,说一些发自内心的话就行了!”他的话给了我信心,我终于大胆老脸地走上台。看着下面黑压压、闹哄哄地一群人,像一群蜜蜂似的,紧张感油然而生,特别是李小梅那幸灾乐祸、得意忘形的神情,使我自己先手忙脚乱起来。台下一张张陌生的面孔齐刷刷地盯着我望,似乎在看我出丑。我顿时惊慌失措,脸向左右望去,突然看到躺在木板上的沈老师。沈老师的面孔吸引了我,因为只有沈老师的那张面孔才是最为我所熟悉、最有亲切感的,尽管那张脸也许现在已经很冰凉了。我目不转睛地盯着沈老师的面孔并且开始了我生平第一次的事先毫无准备的演讲:

沈老师,您走了,悄无声息地走了!可对我们来说却是突如其来,猝不及防,令人久久不能接受。亲爱的沈老师,您和李老师在我们学校工作近四十年了,你们工作兢兢业业、勤勤恳恳,四十年如一日,甘愿做默默无闻而又不求回报的教育奉献者;你们爱生如子,把我们每一个学生都当成自己的孩子来看待,来培养,来教育。特别是您,不仅在学习上给我门巨大的鼓励,在生活上也给了我们很大的帮助。当您知道班上有许多孩子因为家境困难而不得不退学时,您又义无反顾地从您的薪水里拿出大部分钱给了那些没钱交学费的孩子。您为了培养我们,包括现在站在您面前的这些已有非凡成就的人,付出了太多的心血。几十年后,您终因积劳成疾,悄悄地弃我们而去了。您虽然走了,但您的努力却得到了回报,您培养出了不少对国家有贡献的人。现在这些站在您面前的成功人士,难道不是您在这几十年里兢兢业业、呕心沥血所取得成就的活生生的见证吗?

亲爱的沈老师!您燃烧了自己,照亮了别人。尽管您走了,但您的精神永远地留在了我们的心中,成为无数人引以自豪地榜样,您的精神永存不灭!……

当我一口气作完这段演讲时,台下爆发出了经久不息的掌声。与刚才那位先生演讲所得到的掌声相比简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当我在热烈地掌声中走下台时,李小梅兴冲冲地跑过来,差点要和我拥抱,她说我演讲得真是“动之以情,晓之以理,明之以义”。因为刚才太激动了,我懒得理她。只见李老师流着泪赶了过来,手里捏着一封信,对我说:“这是沈老是生前就写好给你的!”我更加激动地拿过信,迫不及待地抽出信纸,这时沈老师熟悉的笔迹又映入了我的眼帘。看到她的字迹我又忍不住一阵难过,只见上面写道:

秦俊:

当你看到这封信时,恐怕我已经不在人世了。不要伤心,不要难过,人固有一死,谁不会死呢?可是我最不放心的就是你们,虽然你们只是我的学生,但我一直将你们看成是我自己的子女。我死后你们怎么办?谁来顶替我教你们呢?现在我放心了,你们的李老师已经答应教你们了,他会和我一样认真地、负责地教你们学习的,你们要好好学啊!不要让我失望,知道吗?

秦俊,在全班的同学中,你是最能克制住自己、最为懂事的孩子,也必将会是以后所有孩子中最有出息的一个,这也是我让你做班长的主要原因之一!

你很懂事!是的,你真的很懂事!沈老师教了将近四十年的学生,曾经每一届在我手中离开的学生,我都会很关心地对他们说一句:“我会永远的祝福你们的!”可到了你们这一届,我的这一句话可能要戛然而止了——因为几个月前忽然得知我得了肝癌,而且是晚期!在生命的最后一段时间,我不想浪费,我只要和我的学生们呆在一起,看着你们慢慢长大,再为祖国做出贡献,这是对我最大的安慰。最后我要说的是,秦俊,我懂事的孩子,我会永远的祝福你的,并带我转告其他孩子,说我会永远的祝福他们的!……

永远爱你们的沈老师

读完后,我的泪珠一滴一滴地砸了下来,砸到了信纸上,将上面的字迹给弄模糊了。这时旁边的李小梅拉着我的衣服,可头并不转向我,意味深长地说:“秦俊,你看沈老师的脸庞,是多么的温和,多么的安详啊!”我不禁也向沈老师的脸庞望去,心想:是啊!沈老师的脸不仅温和、安详,还带着微笑呢!她带着微笑在天上时时刻刻地看着我们,并且带给我们永远的祝福……

责任编辑:李将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广告报价 | 服务协议 | 联系我们 | 加盟我们 | 会员中心 | 人员查询

主办单位:江苏中访文化新媒体中心  法律顾问:江苏六仁律师事务所 郭继  苏公网安备 32080302000082号  苏ICP备17035845号-1

百度信誉认证主体识别码:BDV-530364954 网站可信认证联盟编号:296180124033205448479 版权所有:新华访谈网  对外服务:访谈 直播 广告 展会 无线

   知道创宇云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