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帘清幽:与君别

来源:新华访谈网    作者: 一帘清幽    人气:    发布时间:2018-04-06    

是在春天渐深的时候,遇见了你。

下午五点,伴随着最后一声铃响起,一群单车少年们登时如潮水般涌向四面八方。而我一抬眼却独独望见了拥挤人潮中的你,你行色匆匆地推着单车走出了校门,却忽然驻足于街边报亭边,我注意到你灼灼的目光久久停留在角落里的大部头篮球杂志上而不曾转移。看你细密汗珠自额头渗出,仿若晶莹的露水般,继而落在了微微发黄褪色的T恤上。可你却是毫不介意地一撩刘海,抱着新出的几本杂志轻快地笑了起来,眉眼间是掩饰不住的欣喜。我故意从你身边绕过,据说人人身上都自有一种独特味道,我猛然想起这荒谬的浪漫,不置可否地笑了笑,却不想,竟真的嗅到了你身上的满满青春气息,是让人想恋爱的味道。

再后来的故事却是落入俗套,因为共同的摄影爱好而相识,只三五天时间,便从本无交集的陌路成了彼此相见恨晚的灵魂知己。而高考结束后,就在所有人都恍如狂欢节到来一般,奔赴一场又一场的聚会,从一座城匆匆飞往另一座城时,你却意外地提出要和我一起回母校看看,顺便约拍。

那是一个窗外鸟鸣声声,碧空如洗的午后,在雾气氤氲的河畔,青青垂杨柳下,柔和的阳光透过树叶的空隙泼洒在并肩而行的我们的身上,淡淡的,浅浅的。沐浴在阳光下的我们仿佛自仙境而来,而空气中弥散着的若有若无的栀子花香,亦是淡淡的,浅浅的。我们边走边笑,谈论着诗和远方,笑声清脆有如泉水般。目所及之处似乎一切都如镶着金边的油画般纯净美好。

而我一时兴起,忽然轻轻捏起一张纸,折成了飞机模样,望着它被掷向远方,似乎我们的青春也是这样稍纵即逝,渐行渐远。正惆怅着,失落着,但一转身却对上了石台边的你的和煦目光,忍不住弯起了嘴角。那个把白衬衫穿得干净无比的你,那个挂着单反相机拍遍风景的你,浅褐的澄澈眼眸里倒映出了一个充满故事的江南之夏。

这一切,或许才是青春的本真模样。

时至今日,依旧记得与你相约影院时怀揣少女心事的甜蜜烦恼,依稀记得窗边伴我走过四季的你送的那株无名小花,更记得曾在天台上眺望无限远方,任风扑在脸上,满是自由的气息。是啊,青春无你,何以为青春?

然而我却无论如何也没想到,是在冬意渐深的时候,你离我而去了。

结束了长达一周的与论文的拉锯战后,从暖气十足的图书馆走出的我迎着瑟瑟的寒风,怀着极其复杂的心情解开了手机屏幕锁,上面却赫然显示有十个未接来电。我不耐烦地点开,却发现八个是你打来的,一个是广告电话,一个是杂志社的。我怔了怔,犹疑着回拨了你的电话,却是长久的无人接听。

我在大街上像女鬼一样游荡了一会,远远望见一辆出租车正朝我驶来,于是心不在焉地招了招手,它就靠边停了下来。我心事重重地报出自家地址,然后重重地带上了车门。

等到了小区楼下,发现电梯坏了。我只好又拖着疲惫不堪的身躯失魂落魄地爬上楼,从包里掏出一串叮铃作响的铜钥匙来,就在焦灼地思考着到底哪把才是开门钥匙时,一道人影突然闪现在我面前。

是你。从五百公里外赶来的你。

我定定地望了你一眼,发现你手里拿着只钥匙扣,但除此之外再无旁物。

“苏,给你,这是之前你送我的挂件。”

当你把那钥匙扣像塞烫手山芋一般塞到我手心里,我竟一时愣住,涌到嘴边的许多质问的话语又缩了回去,但我终究还是什么也没说,然而就在我强忍着难过转过身去,推开门,想要做些聊胜于无的掩饰时,你却是如此平淡地说了句,苏,我要去英国交换了,不如——我们分手吧。

我回过神来,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可你又说得那么平静,仿佛在说一件与自己毫无关系的事情,语气里竟听不出有丝毫的波澜。

我的耳朵突然嗡了一下,似惊蛰时的雷声般一阵轰鸣,继而划破天际。

然后我下意识地拉住了你的衣角,你却轻轻推开了我,而我一时没站稳,就像是纸片人般轻飘飘地落到了地上。我紧紧地盯着你远去的背影,等着你下一秒就转过身来抱起我向我道歉,可你竟头也不回地离开了,任由我站在有如泼墨般的黑暗中。

我挣扎着坐起身来,紧紧抱住几欲炸裂的头,身体却像不受控制般地抽搐不止。我用指尖碰了碰自己的脸,忽然眼眶一阵发热,而我任由那滚烫的眼泪如决堤洪水般肆意流淌下来

 其实,我早知道我们总有一天会输给距离,输给时间,输给彼此对梦想的执著追求,但我从没想到这样的一天竟来得如此之快。

你离开的那天,我情绪极坏,但不久之后一切却又重归平静,如卵石坠河一般,只激荡起一圈波澜后便无踪无影无迹可寻。好像一切都未曾发生过,好像你从未路过我的人生一般,但这到底不是虚幻的梦境,这是真刀真枪的生活。

我努力将学期里的每一天都填满,做推送,写约稿,跑步,打球,甚至是化着从前未曾尝试过的职业妆去参加一场注定会输的辩论赛。也只有在时过境迁之后,我才明白你之前时常挂着嘴边的那句座右铭“时光倘若不能被好好利用,便只能被浪掷”的真正含义。而我也终于不再踌躇,虽然未必将自己的每一分钟都用在了刀刃上,但好歹也并没有虚度光阴。

既然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你也早已大步离开,那我也得学着放下,学着在听闻你的好消息时,默默为你祝福。

时至今日,我或许终于能在别人有意无意地谈起你时,心无芥蒂地坦然微笑,但我不会说,我到底还去了你从前一直向往的海滨城市。

与车水马龙永远不夜的繁华都市不同,这座海滨城市似乎独有一种令人过目难忘的潮湿风情。在靛蓝色的天空下,我和友人沿着广阔的海岸线一路骑行,任由慵懒海风拂面而过。耳边隐隐约约能听见不甚清晰的海浪拍打礁石的呼啸声,略带腥味的凉爽海风夹杂着水汽款款而来。

我对大海似乎宗怀着一种隐秘情感,假期的很多天都和友人呆在海边的沙滩上,一直到重重叠叠的淡橙色光影褪去,夜幕降临之时才依依不舍地离开。望着一江海水经过夜与日的无尽循环,依旧静静奔流不复还,远处的喧嚣躁动,碎了满江的光影。我想我终于明白,你为何如此痴迷于这座城。

而在和友人回酒店吃晚餐时,电梯里忽然闪进一个低着头眼眶发红的年轻女子。本在旁若无人地谈笑风生着的我们见状忽然愣了一下,然后彼此怔怔地对视了一眼,在听见了一阵若有若无的抽泣声后,我们便心领神会地点下头,装作什么也没听见似的开始滑动着手机,仿佛什么也没有听见般,似乎这样做多少能为这个悲伤的年轻女子挽回一点面子。但我凭着一个写作者的惯性,大脑的思绪却不禁飘飞开去,我开始猜想她到底为什么而哭,到底出了什么样的事才能让一个窈窕女子哭到崩溃以至于花了妆容,甚至在外人面前还依旧不加丝毫掩饰?但随即我瞥见友人牵了牵嘴角,瞬间懂了大半。过去的我又何尝不是如此?没必要“五十步笑百步”的。行走在青春时年里的我们总是怀揣着那样多不值得快乐的快乐和不值得忧伤的忧伤。

我们会因为失恋而泣不成声,会因为暗恋对象有了喜欢的人而提不起做任何事的兴致,全然不顾旁人的侧目而视,肆意宣泄那些看似无处可说的苦痛。彼时的我们只觉没有人能理解自己的心情,似乎天塌下来也不能比这更惨了。我们不愿咬牙沉默忍耐,只想在泪流满面中一次次咀嚼自己的“爱”无能。

可再后来却快速地成长了起来,告别了过去无病呻吟和满脑子风花雪月纵情放肆的青春韶华,遇见了更好的人,也有了很多无疾而终的恋爱和单恋。但或许是读了些书看得太透的缘故,就再也不复当年的纵情挥霍不问对错,心甘情愿地把最真实的自己和滚烫的爱永远留给了那些回不去的年少时光。

而我们绞尽脑汁所能想出可以解释一二的唯一理由竟然是那么乏善可陈苍白无力,明明还置身象牙塔却早已一本正经地深谙各种处世规则,在心里一遍又一遍地告诫自己“你不能永远沉溺在过去,如果想在最短时间内适应一个全然陌生的新环境,那势必要舍弃掉一些从前的东西,抹灭掉过去的烙印”。虽然无奈,却还不断告诉自己要从容不迫,要保持微笑。

我对此不置可否,但对于“学会与自己独处是比开始一段新关系更重要的事”这样的大同小异的说法却是深以为然。

因为,你曾对我说过,人生中不会有任何事物丢失,因为它们都是可以重新获得的,只是不是以原来的样子,而是以一种改变过的姿态。

谢谢你。或许若干年以后的某天我仍会在某个寂寥深夜猝不及防地忆起你的脸,但我想,我不会再后悔,相信你也同样。毕竟——清风明月,青山绿水,世界之大无限可能。

责任编辑:张瑞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广告报价 | 服务协议 | 联系我们 | 加盟我们 | 会员中心 | 人员查询

运营机构:江苏嘉语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法律顾问:江苏东方律师事务所 刘学伦苏公网安备 32080302000082号  苏ICP备17035845号-1

百度信誉认证主体识别码:BDV-530364954 网站可信认证联盟编号:296180124033205448479 版权所有:新华访谈网  对外服务:访谈 直播 广告 展会 无线

   知道创宇云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