渡化与祈求:一次不一样的南疆之行

来源:鼓屏162    作者:李迅    人气:     发布时间: 2021-08-02    

汽车在风景秀美的新疆的独库公路上飞驶,穿过铁力买提隧道,越过大小龙池,映入眼帘的是那红透半边天的山崖,高低错落,有的如几十面硕大的红旗斜斜排列,有的如劈山斧劈成的摩天石峭,有的如利刃横切层叠磅礡,有的如奇花异草,有的如飞禽走兽,有的如仙人流连,唯一共同之处就是在阳光灿烂下都映画出鲜红鲜红的画卷。

当地人让我转过身去看对面连绵起伏的灰色山脉前的那条河流,告诉我,这就是西游记中的子母河。灰色山脉中有段耀眼的浅红山峦,如一个仰躺着的怀孕姑娘,这就是当时西梁女儿国的公主。又让我回过头来看看红岩山体顶上那块颇像一只猪的石头,说这是猪八戒伫立着双目深情款款地久久看着对面的公主。这番话顿时巅覆了我对《西游记》的印象,记忆中只有西梁国女王俏语娇声:“御弟哥哥,请上龙车,和我同上金銮宝殿。”怎么八戒在此地也有风花雪月的故事?这里真的是个神秘的地方。

我终于如愿来到了南疆库车(古称龟兹)大峡谷。它以质朴纯真的自然形态出现在我面前,左边是三米高的小土堆,右边是低低的一条河道,河水缓缓流淌直至流入子母河。走过小土堆真正进入了峡谷,凉风习习从峡谷深处吹来,清水涓涓在幽谷地上流淌,峰峦直插云天,抬头仰望只有将面部与谷底平行时才能看见峰顶蓝天,陡峭的岩壁仿佛随风飘动随时可能飘到谷底。看着清澈的水和水下那布满细纹的小石,按捺不住玩戏之心,俯下身子脱去鞋,赤脚自在水里行走。在谷底穿梭时,一会儿窄狭压抑,一会儿豁然开朗,十多里长的峡谷里没见几个游人,是南疆遥远还是传闻暴恐?

就这样在这著名的旅游胜地难得静静地走了一个多小时,脚底隐隐觉得有些疼。边上有个四岁左右的小孩也赤着脚欢悦嬉戏玩耍走着,便问她脚疼吗?“不疼!”“小孩体小身轻,脚自然不疼。”孩子母亲在一旁插话。我想,小孩小皮肤也薄润呀。不想拂了人家的善意,只说了“谢谢,小朋友加油”,便径步向前了。从旋天古堡到玉女泉,过南天门,走的是平缓抛物线和耐克线状,同行的朋友介绍前方是千佛洞。 

1999年,一牧羊少年为避雨躲进峡谷中一山洞,惊讶地发现洞中竟然有精美的壁画,色彩鲜艳、绚丽,人物形象端庄华贵。后经考证,此壁画是唐垂拱元年(685)至长寿元年(692)所作,石窟正壁“西方净土变”保存完好,中央主题造像为阿弥陀佛,两侧为观音菩萨、大势至菩萨和众多供养菩萨,左右两壁则绘文殊菩萨、药师佛、卢舍那佛等。更为珍贵的是在众多佛菩萨造像的旁边还保留着清晰的榜题,书写着众多供养人的姓氏,如申令光、寇廷俊、寇俊男、李光辉及杨、赵、宋、彭等中原姓氏,在古西域地区乃至全国众多石窟中绝无仅有、实属罕见。南疆不是都信奉伊斯兰教吗?我想可能是因为大唐盛世各地都以宽阔的胸怀来接纳其他文化,即使是南疆地区也容得下这里的群众信仰佛教,并允许佛教有宣传和传播途径。后来发现我错了。

当地朋友告诉我,3世纪至14世纪之前这里信奉佛教,那个时期这地方的佛教文化很发达,与唐玄奘、义净并称中国古代三大翻译家的鸠摩罗什(344-413)就是库车人(古称龟兹),曾被隆礼迎入长安,尊为国师,流传至今的《摩诃般若波罗蜜大明咒经》《法华经》《妙法莲华经》《金刚经》……均为鸠摩罗什所译;家喻户晓的一些词汇,比如“大千世界”“一尘不染”“想入非非”“粉身碎骨”“回光返照”“烦恼”“苦海”“魔鬼”“世界”“心田”“爱河”……也是出自鸠摩罗什之手。难怪梁启超先生称赞鸠摩罗什为“译界第一流宗匠”。唐玄奘也曾在这里的苏巴什佛寺讲经三个月。直到14世纪中叶,一位名叫额什丁伊斯兰教的传教士带着一支庞大的传教队伍到了这里,经过很长时间的斗争,佛教慢慢消失了,老百姓都信了伊斯兰教。所以额什丁的陵墓也是当地著名古迹,是新疆穆斯林朝拜的圣地。当地人告诉我,现在一些暴恐分子不是真正的伊斯兰教教徒,他们违背了《古兰经》中的“凡枉杀一人者,就像杀死了人类集体;凡救活一人者,就像救活人类集体……”

曾看过一文,有一瑞典的修女,青春年少时就来到库车,宣传基督教教义,虔诚助人,鞠躬尽瘁。可到她60岁的时候,尚未在当地发展一个基督徒。那年的冬天,身体欠佳的她离开了库车,翻过天山取道伊犁回国,结果死在跋涉的途中,直到临终前,她还悲痛万分地仰望苍穹,对自己的无功而返怎么也想不明白……然而,一千多年的佛教信仰如今因为伊斯兰教的强势介入而发生根本性的改变,而且是改变的那么彻底,那么干净,对伊斯兰教的信仰又是如此地执着,异常地坚守,无条件的坚信与支持。我在思考着能让一个人改变信仰,能使一个地区集体转变千年的信仰,这是一种什么样的力量,其真正的因素到底是什么?想起那位把400个“流氓学生”送进哈佛耶鲁的美国历史上最成功的教师Jaime Escalante,“寒门与贵族之间,只差一个优秀数学老师”。宗教的信仰也是一样的,就是由于某个人! 

此行读完《西域往事》,这是新疆最后一个王公200年的家族记忆,这位西域郡王于2004年时曾这样感慨:宗教问题,对于我们维吾尔族同胞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我们的民族感情,在很大程度上就是宗教感情。这个问题,很多汉族同志可能不好理解、认识不清楚,也体会不到,可是在我们这里,重要得很,搞不好就要流血,过去的历史教训很多很多。

库车大峡谷千佛洞的对面是灵光洞也称观音像,它以时而呈现佛光显灵而得名,又以其洞口外围轮廓是一尊庄重秀雅、隐约可见的观音菩萨像而著称。灵光洞与圣泉池紧紧相连,形成了大峡谷最为神秘的地域。这里有时会从谷底升起一团白雾,呈之字形蜿蜒升腾,飘至一定高度倏忽不见;有时会从地下突然冒出一个半边白,半边黑,像八卦图中的阴阳鱼,沿山体飞速滚动,陡然消失;有时夜晚会听到一些莫名其妙的空谷音响,使人毛骨悚然,看到一些不可思议的影像,令人不寒而栗……总之,这里给人以梦幻和悬念,留下许多不解之谜。

圣泉池也是形成于盛唐,孕育了当年居住峡谷的许许多多佛教徒,成就了千佛洞这一文化瑰宝。圣水清澈甘甜终年不断,含有钙、铁、锌等人体所需的多种矿物质元素,对多种疾病均有疗效,并有养颜美容之作用。圣泉池的轮廓极像观音菩萨。相传唐时众多虔诚求子心切的女子到此取水饮用。拾阶而上可见圣泉池边和壁上有不少虔诚人们留下的纸币和硬币,这是现代人之作。

过了千佛洞沿着正弦曲线即可到达月牙谷、金戒泉、一帆风顺……峡谷尽头是一面硕大的反“厂”字型石壁,左边似乎往上往前还有一条崎岖小径可攀可走。我停留在这石壁前,看着沿壁流下的山泉,她是那么的宁静轻柔,那么地远离懈怠,那么地常行精进。高处有一颗不知名的小树,舒展着弱枝细条,好像在守护着这里。也许整个峡谷的水大都从这流出吧?那可爱的小女孩也走到石壁前,正将双手放在石壁上任清水穿过指尖轻轻流淌,满脸陶醉地笑着… 

当地朋友介绍库车的各种洞窟中大都有龟兹、汉人、吐蕃、回鹘等民族艺术,古时候西域各族人民以虔诚信仰,以极大的热情,惊人的聪明才智,吸引了随着佛教涌进的种种外来艺术因素,用灵巧的双手创造出灿烂的佛教艺术,造型、形式、语言的多样性叹为观止,使得这里的壁画艺术有其共同特点又有各自特色。各民族和睦相处,各种信仰自由共存,也许是国家兴旺的标志,过去这样,现在也应该是这样的。

(写于2017年8月9日 )

 

责任编辑: 文乐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公告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 加盟我们 | 会员中心 | 人员查询

运营机构:淮安市中访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法律顾问:江苏六仁律师事务所 郭继  苏公网安备 32080302000082号  苏ICP备17035845号-1

版权所有:淮安市中访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地 址:南京市江宁区上元大街313号  百度信誉认证主体识别码:BDV-530364954 网站可信认证联盟编号:603190110037519911274

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1320811MA1UXYHY5E  广告审查员注册号:广审字(苏)H038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83 6077 4478   对外服务:访谈 直播 广告 展会 无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