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矿:红黑屠氏

来源:新华访谈网    作者:金矿    人气:    发布时间:2019-01-08    

要说屠姓氏人在全国占的比例很少,何况同一个音有两个姓氏,还有一个姓“涂”,淮安金湖的涂沟就是姓三点水“涂”。我父亲姓“屠”,他弟兄两人,到金家招婿是一种牺牲,理应我就应该一辈子姓“屠”,但是因为我童年时就有点倔强,认为姓“屠”没有姓“金”好听,所以一直随母姓,用字号也是姓“金”,这样金矿也就使用了六十年。

要说早年淮安运西屠姓人家是出名大户,是方圆百里出名的大地主,“沙屠邵”,屠排在第二。那时的出名往往有三种,一种是当官的地位出名,二种是财主的产大业大,第三种是响马的势力威猛。当年林码头屠氏门族的出名应该是第二种,门族里土地多,是运西很出名的豪门。

早年方圆百里,好远就知道有一处地方叫屠家大桥,据说就是现在利民桥的前生。这座桥架在运西白马湖重要支流温山河上,温山河在大水时特别宽阔,早年要依靠政府建桥不太可能,像朱庄位置的温山河两岸居住好几百户人家,两岸只好对河相望,没有桥,只有摆渡。偏偏在林码头附近的温山河上建一座大桥不容易,听老年人说那座大桥还真是特别大,桥桩超出笆斗围圆,铁绳链子比碗口还要粗。农村一般三节桥就比较大了,而屠大桥是五桩插底,这就意味着是六节桥。中间高度要有一人高,因为河中常规要行船,夜头早晚,大船撞桥桩是家常便饭,桥面也很阔,下面要行船,上面要车水马龙,要行部队,你说它经过无数次摧残后,依然岿然屹立,真是非常了不起。

要说屠家大桥附近就是屠氏大庄园。那个庄园也是很大的,庄园有园沟,庄口是吊桥,没有特殊情况那个吊桥是绝对不可以放下的,意思说,很寻常时都要有家丁看守护园。可见出入屠氏庄园的人并非等闲。

那是抗日战争期间,全国联合抗战的形势威猛,苏皖边区淮宝县就是抗日联合政府,当时国共两党虽然泾渭分明,但抗战对外还是一致的。当时屠家大地主虽然有许多人加入国民党,但对共产党也不是反对,屠氏门族毕竟不同于顽匪那样顽固,也有许多爱国人士加入共产党,是我方地方武装的骨干力量。

当初共产党武装力量还不太强大,那些顽匪的枪口不打日本偏偏对准共产党的地下武装,还为日本鬼子通风报信,为了保存我方兵力,当时虽然是敌后根据地,地下游击队是一边抗日一边除奸,形势比较艰巨。还好当时这里有一个抗联组织是抗日派,主张一致抗日。

原来我方林集区公所设在一户老百姓家里,没有想到被顽匪盯上了稍,我方得到情报为了安全起见就必须立即转移,转移到哪里?最后明确转移进屠氏庄园。当时主要是因为屠氏有两个大小姐都加入了共产党,都是区妇抗联的领导干部。一个是屠秀英,她是屠家四老太爷的小宝贝女儿,四老太爷当时在屠氏门族是很有威信的长辈,屠秀英十六岁就加入共产党党组织,四老太爷虽然本意不让女儿冒生命危险去打仗,但这宝贝女儿太执拗倔强,态度异常坚决。再说共产党当时很鲜明地抗日也让四老太爷很佩服,于是就为女儿开起了绿灯,这样共产党的区公所就设到四老太爷的西厢房里,不过当时还是比较秘密。

屠珍母亲冯氏

再说,当时屠氏门族里还有一个女孩叫屠珍,家是白马湖西岔河街人,是四老太爷的堂房孙女儿,屠珍的爷爷年轻时就从屠家大桥搬迁到岔河街创业,成了小业主商贩。屠珍当时已经是林集区副区长兼妇抗联主席,这样两个女孩在一起四老太爷也就放心了。那时区公所也就是三四个人,四老太爷西厢房有四五间房屋,成了县委和区委的联络地。

而国民党区公所也设在屠氏庄园内,因屠氏五老太爷的少爷在国民党区公所任职,当时国民党县政府在淮安,淮安还有局子,其势力很大,要说五老太爷和四老太爷本来就有家庭矛盾,但慑于四老太爷年长也有威风,五家自然不敢和四家对抗。虽然不是在同一个屋檐下,但是家也算靠在一起,走来走去经常见面。

不过到抗战胜利后,新四军北撤,屠氏地主门族人大部分都与共产党对抗,多数人员成了还乡团顽固派,暗杀残存的共产党员及我方干部,罪恶累累。淮宝和运西二次解放以后,对于作恶多端顽固匪首都予以镇压枪毙,屠家五老太爷被镇压后,儿子去了台湾,孙辈都受到连累,文革前的淮安阶级教育展览馆有很大篇幅诉说其反动罪行。屠家当时还有一个故事,有一屠家顽固派儿子是我方干部,其父亲竟然去向匪首告密,儿子不客气就用手枪一枪把老子给毙了。

35年前作者父亲与妹妹合影

而四老太爷家虽然与屠家地主成分也有点牵累,但淮宝县对其家颁发了光荣军属证书,一家都很安全。建国以后,共产党的干部屠秀英后到国家七机部当了高干,屠珍后来在沈阳军区装甲兵部队副政委干休,目前已经九十七高寿仍然健在。文革后期,她们姑侄两人到丹东为当年淮宝老战友原岔河区教导员尹江明同志(曾任丹东市委书记)追悼送葬时,走到了一起感到很是荣幸,后一直相互亲情来往。

要说屠珍可是我的亲姑母,是我父亲的三妹妹。前几年,会到她老人家时,她还谈起这段往事经历,还说秀英小姑一家当时都不坏,保护了好多共产党的地方干部,对革命是有贡献的。还说当年我们姓屠的走的就不是一条道,是红黑两道啊。(作者:金矿)

责任编辑:文乐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广告报价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 加盟我们 | 会员中心 | 人员查询

主办单位:江苏中访文化新媒体中心  法律顾问:江苏六仁律师事务所 郭继  苏公网安备 32080302000082号  苏ICP备17035845号-1

百度信誉认证主体识别码:BDV-530364954 网站可信认证联盟编号:603190110037519911274 版权所有:新华访谈网  对外服务:访谈 直播 广告 展会 无线

战略顾问:淮安市文化与知识产权促进会  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1320811MA1UXYHY5E  广告审查员注册号:广审字(苏)H038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83 5188 02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