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波市鄞州人朱留锋:在武汉做志愿者接送医护人员

来源:人民日报    作者:俞珠飞    人气:    发布时间:2020-03-09    

年前想回老家的他,毅然退了机票,留守武汉,战“疫”武汉,搭建起医护人员公益出行平台,还没日没夜地义务接送医护人员来回医院和住所。

武汉胜则湖北胜,湖北胜则中国胜,全国人民都在支援武汉共抗疫情。你可知道,除了我们派出的三批援鄂医务人员,在武汉,还有我们天南海北鄞州战疫人的身影。

朱留锋是其中之一,灯塔财经CEO,自1月24日开始一直留守在武汉这个第二故乡,搭建平台,集聚一批志愿者,一起没日没夜地接送着医护人员,从医院到住所,从住所到医院,与病魔展开赛跑,直到2月3日在家开始办公。18日,他讲述了那惊心动魄的10天抗疫经历。

骗家人说出去买菜、买药,干起了志愿者

我真正开始是1月24日,大年三十。

就在前一天,武汉封城,公共交通工具全部停运,没车或不会开车的医护人员出行成了问题。以前的2个同事联系我,说想帮助这些医护人员。他们组织了一些志愿者,但是不能满足需求,让我帮忙联系网约车的老板,想让网约车介入,增加运力。

武汉有个网约车公司,叫斑马快跑,我认识他老板。当天晚上我联系好了斑马。觉得同事们做的事情挺有意义的,医护人员在路上多节约一分钟,就可以为救治患者多争取一分钟。我叫他们帮我拉进了志愿者群里。

第二天,也就是1月24日,我就“溜”出了家,干起了志愿者。

我的家在武汉疫情重灾区的汉口江岸区。家里人刚开始不同意,我老婆还想电话给我在鄞州的爸妈“告状”,不过跟我们住在一起的老丈人和丈母娘比较支持。而且我自己也用了一些技巧,就说是出去买菜或者买点药品。经过了几天后,我老婆看我出去防护做得很好,回家消毒也做得不错,也基本接受了。

出门一般在上午10点左右,有个别几天因为有些住得远的医护人员叫不到单子,直接电话联系我,早上6点就出门了,为了确保他们7点能准时上班。

每天一般是上午做2-3单,然后回家吃饭,吃完饭再出门,下午能做个5单左右。晚上6点多回家吃饭,吃完饭再出门,做个2-3单吧。

最辛苦的一天是早上5点多起来,6点出门,先把一个前一天约好的医护人员送到医院,然后那一天一直做到晚上10点多,回来再写文章,记录疫情中的武汉众生相。写一篇文章需要4个小时,我有几天是差不多凌晨3点多才睡。

1月26日开始,到2月3日,我一共写下了7篇文章,有对疫情的看法,也有建议和思考。在深圳亲历非典,这次又经历新冠病毒肺炎疫情,我们需要思考一些问题,也为今后做得更好提出建议。

打造公益出行平台,为医护人员提供随叫随到服务

1月24日晚上,我们开始做平台——“武汉医疗公益出行平台”。第二天,大年初一晚上推出。

当时志愿者和医护人员的群有20多个,比如汉口几个群,武昌几个群,每个群都是有到上限500人,我们发现管理起来很混乱,有些医护人员发布信息,有好几个志愿者打电话过去;有些信息没有人接单,信息很快被淹没了;而且听说有几个志愿者发烧了还在跑,而我们无法追查哪趟行程是谁接的单送的是谁。

基于这个考虑,我们想到了开发一个小程序平台,而我的公司正好研发能力比较强,而且我跟腾讯同事的关系也比较好,让他们加班做审核也方便。运作上就是顺风车的逻辑,医护人员和志愿者登记自己信息,医护人员发布信息,志愿者接单。

最高峰的时候,平台有4000名志愿者,服务6000个医护人员。

但平台也有困惑。很多志愿者家人不理解,他们都是打着“买菜”等名义出来做的,一旦家人知道了就会喊回去。同时机动车禁行。交管局给在外面跑的车辆都会发短信要求禁行。志愿者担心被扣光12分,所以不敢跑了。其实我也收到短信了,扣不扣12分无所谓了。还有一点不容忽视,那就是有些志愿者的防护用品弹尽粮绝。防护物资本来就是易耗品,志愿者为自己准备的防护物资本来就不足,如果再在外面跑那是很危险的。

做志愿者遭遇很多困难,但最快乐的是碰到可爱的医护人员

做志愿者是一件很快乐的事情,虽然碰到了很多阻碍,但是最快乐的是碰到可爱的医护人员。

在我看来,医护人员手里不掌握大喇叭,谁的气都得受着,但在最艰难的时候都是他们无怨无悔地扛着,他们是最可爱的人。其中,小陈、小夏、晶晶等给我留下了特别深刻的印象。

一个清冷的晚上,我在汉口火车站接上了小陈。当时武汉的火车站只下“逆行者”。小陈本来是休假的,家住在湖北下面的一个地市,接到提前返岗的通知,到处打听克服很多困难才登上往武汉的火车。她是下火车的时候下的单,我问她为什么不提早下单,她说火车时间不好控制,怕我们志愿者等太长时间。

小陈其实不是内科的,她是肿瘤科的护士,所在的医院全部被转成定点发热门诊了,他们也都变成防疫一线的护士。她说她有同事被感染的,我问她怕不怕,她说不怕,她们就是干这个事情的。她拿出一个N95口罩送给我,这个口罩是她自己买的,在医院的自动售卖机上买的。

我没收她的礼物,我觉得她更需要防护,因为我知道武汉的防护资源很紧张。

小陈下车后,我给车子消毒。每坐一个乘客,我们规定必须进行严格消毒,为自己也为他人。在后座我发现了一张100元,手机还收到一条短信“非常感谢您的帮助,后座放的钱是我的一点点心意,是祝您新年快乐的红包啦!请您收下哈,保护好自己哈,大武汉的超人朋友”。

多懂事的孩子,任何时刻都在考虑别人。当然这个钱我后来通过微信转账还给她了。

护士小夏跟我特别有缘分,第一次我接她,她拿着好大一个行李箱,说要住到医院边上的酒店,以方便工作。他们那个医院是第一批定点医院,第一批定点医院就是一直承担传染病治疗的。小夏说他们医院一直接收的是传染病人,所以防护一直做得很好;小夏很乐观,告诉我说他们医院现在在增加4层楼的床位,现在正在消毒,等她们医院和其他医院床位增加了,现在收治难的情况就会有改善和缓解。

第二天我接最后一单,居然又是小夏。刚下班的她是专程跑去陪护她生病的闺蜜的。所谓“生死之交,不过如此吧。

第三天,我接了一个其他医院的单,居然又是小夏,这次她是到另外一家医院送防护物资。

晶晶是在汉阳接上的她。我打电话给她时,她是气喘吁吁接的电话。她以为没人接单,但又怕迟到了,所以自己骑了一辆共享单车往医院赶。

她所在的医院在汉口,离她起点大概有10几公里,而且还要穿过汉江上面一座桥。我接到她的时候,她就在共享单车旁看手机。这是她第一次叫车,为了不给志愿者添麻烦,她从1月23日封城开始都是自己骑电瓶车上下班。

她说以前不会骑电瓶车,1月23日早上她是先在小区练习了一圈才上路的。这次叫车是因为电瓶车在前一天坏了,从医院回家路上她是把电瓶车当成自行车蹬回去的,到了上桥处实在没劲了就推上去的。那天下着小雨,她蹬了一个多小时才回到家,全身都湿了。

武汉危难时刻,我们向家乡求援,快速得到了回应

武汉危急,需要支援,尤其是防护服、口罩、护目镜等抗疫物资紧缺。我们急啊,大家都在千方百计想办法。

我首先想到了家乡。我是武汉宁波经促会会长,疫情发生后,宁波经促会总会的领导很关心我们这边情况,关心留在武汉的宁波人的情况。保守估计,留守在武汉的宁波人及家属约有2万人左右。

1月26日,大年初二,我们武汉宁波经促会、宁波商会向家乡宁波发出了支援请求。宁波市委、市政府非常重视,专门成立了专班进行对接。1月27日就协调了一些物资,1月28日后陆陆续续通过物流发出。至今,宁波、上海、丽水、广西等各地宁波经促会商会共寄出了20000个医用外科口罩、2台呼吸机、25吨广西砂糖桔等,我们鄞州的中哲公司捐助了6台碳光子仪,价值150万元。我们均在第一时间将这些物资送到了到医院、武汉各级政府以及在武汉的宁波人。

患难见真情,家乡的支援让我们倍感温暖,感谢宁波、感谢鄞州。相信,大家合心合力共同战”疫“,武汉必胜。(俞珠飞)

责任编辑:言清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公告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 加盟我们 | 会员中心 | 人员查询

主办单位:江苏中访文化新媒体中心  法律顾问:江苏六仁律师事务所 郭继  苏公网安备 32080302000082号  苏ICP备17035845号-1

版权所有:江苏嘉语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地 址:南京市江宁区上元大街313号  百度信誉认证主体识别码:BDV-530364954 网站可信认证联盟编号:603190110037519911274

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1320811MA1UXYHY5E  广告审查员注册号:广审字(苏)H038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83 5188 0246  对外服务:访谈 直播 广告 展会 无线